编者说 江西诗派曾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正式名称的诗文派别,而在中国当代文学地理中,江西散文也成为一种气象独具的“文学现象”,颇受评论家与读者的瞩目,本刊也一直予以关注。本期...

一 鄂西北房县,秦巴山脉围拢的一块平坦肥沃的土地。古时叫房陵、房州、房山,感觉上似乎更倾向于房陵的叫法,形象、温暖,还带点神秘,似一位谦恭和蔼的长者微笑着面对。走过房县的大部...

饵块是云贵川常见的小食。米饭蒸熟再经过压制,便成饵块。在云南,人们把形如厚纸的饵块在火上烤熟或蒸屉蒸熟,抹上腌豆腐(腐乳)、甜酱和咸酱。如果嫌不过瘾,可以吃两张叠一起的,或...

很久以来,我有一个巨大的遗憾,就是不会任何乐器,事实上,就连简谱都不识。我在老家上小学和初中时见过的乐器,只有学校里仅有的那一台脚踏风琴——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因为村里婚丧嫁...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头的石榴花红艳似火,耀眼夺目。石榴花是西安市市花,深受市民喜爱。眼前的石榴花让我想到一朵超级巨大的石榴花——“长安花”,也就是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 在一...

秋天的物候,很容易让人想到芦苇,一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不仅道尽了深秋的气象,也是古往今来咏芦苇诗的祖宗。芦苇没有袅娜的身姿和妍丽的容颜,只是江边湖畔平凡的存在。所以,...

1 没人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又去往何方。它们经常性地出现,在春天的夜里,在没有记忆的梦境中。在那些欢乐或暴怒的时刻。第一次看马远的《水图》,我看到的只是一些线条,烟波浩渺般的线...

上世纪90年代,我开始了为中华杰出人物塑像的文化工程,杨振宁先生是我十分希望要塑的人物。 真巧,1997年5月25日,“杨振宁星”命名大会在南京举行,我应邀参加。我向杨振宁先生介绍了我部...

没有饶北河畔鹭鸟声声的呼唤,没有悠远的蓝色晨光,没有芒草返青,没有野湖上轻轻溅起的水泡,那么四野将丧失灵魂,那么四野仅仅是一块供人种植的土地。我们与四野产生内心共鸣的,不仅...

葛小明,山东五莲人,1990年3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天涯》《钟山》《散文》《散文选刊》等刊,获第五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奖。 一 你的一生未经历所...

俗话说,三茶四酒二游玩。记得去年深秋一个周末,邀两位挚友一起吃茶,隔着茶馆玻璃,望着飘洒落叶的银杏林,在夕阳照射下,呈现出一片金色的世界。朋友们从眼前的景色,谈到节令不饶人...

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诗歌启蒙都是从《唐诗三百首》开始的;但凡背过几首古诗的人都会吟咏“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这句诗,特别是在现实境遇不如意之时,用以自比和自慰。但绝大多数人根...

由馋而懒,由懒而贪,由贪而烂,最终付出的:小则大好年华,大则身家性命,轻则蒙羞终生,重则遗臭万年,也是这些年来许多贪官们的共同经历吧。 欣赏《清明上河图》,亲眼目睹北宋的首善...

李达伟,1986年生,现居大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益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有逾百万字作品见于《青年文学》《清明》《大家》《美文》《散文》《广州文艺》《百花洲》《西部》《文学界》等...

几天前,老家的朋友给我打来电话,问由我编剧的散文话剧《白鹭归来》可否到家乡演出,我说这得问出品方朝阳区文联。朋友说,您是编剧,可帮助问一下。于是,我打电话给在朝阳区文联工作...

编者说 江西诗派曾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正式名称的诗文派别,而在中国当代文学地理中,江西散文也成为一种气象独具的“文学现象”,颇受评论家与读者的瞩目,本刊也一直予以关注。本期...

李青松:生态文学作家。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长期从事生态文学研究与创作。出版专著十余部,主要代表作品有《开国林垦部长》《相信自然》《塞罕坝时间》《穿山甲》《贡貂》《万物...

玉珍,1990出生于湖南炎陵,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花城》《作家》《诗刊》《长江文艺》《青年文学》《汉诗》等刊,出版有诗集《燃烧》等。 从这种火焰,到那种火焰 从划火柴到...

姜,从羊从女,“羊”意为“驯顺”,与“女”合起来,表示“驯顺的女子”。在古代,姜与美是一样的,女子取名时也多以姜为名,寄寓着美丽的容颜、美好的希望。同时,姜也指一条名为姜水...

仿佛是在做梦,有两个梦境一再重复。 一个梦境,是我参观过一个蝴蝶展览馆。另一个梦境是动物园,一条又一条的大蟒蛇,不同花纹,它们甚至比我身子宽,长当然是赛过我的。后一个梦境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