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来就很美好 1. 日光自屋顶打下,透过天窗,方方正正一柱,两抱粗,像硕大的时针,随着日头,从西往东走。上午在西,下午在东,不声不响,慢慢地走。注意看时,感觉不到它在走动。一眼...

四 临 晋 大 堂 一 山西是一个地上文物大省。在全国所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元代建筑,山西拥有的数目之多,无与伦比。元代的古戏台遗迹,全部在晋南这一片。而元代的大堂,仅剩三座,全部在山...

房子也像缺乏营养,普遍矮小、窄狭,丑陋不堪。 省城下来的知青,打村头经过,就说房子像没有发起来的馒头。话不中听,却在理。进自家门,或者外出串个门,很少有不低头就能进去的,哪次...

不管情不情愿,梦还是回来了。 真佩服这玩意儿“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秉性,而且好像除了接纳,别无选择。在鹊鸟们争先恐后的聒噪中睁开眼睛,一宿梦频,累得人要死要活。盥洗,吞药,...

仲秋时节,正是大泽山葡萄成熟上市的日子,邻居朋友和大泽山有业务关系,适值假期,于是顺便和朋友一道,五人相约到向往已久的大泽山一游,看看大泽山上的奇峰异景,品品大泽山葡萄的醇...

开头的话 我最初介绍弄相山,是于一元主编的《文学星空报》1995年6月第四版《神秘的森林旅游》上有弄相山一节的介绍,其实,这也是我初识弄相山。那时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匆匆到地坪乡政府...

浯溪三绝 浯溪在祁阳,城西南五里外,湘江东岸。浯溪本无名,普通小溪,因元结的命名而有名,因元结而著名。 2005年国庆,慕名赶到浯溪。如今的浯溪,是座美丽园林,有两万多平方米。入内...

大河长歌 邢体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以秦岭淮河为界,划为南方与北方。南方繁华秀丽,以温婉示人;北方沉稳浑厚,以壮阔著称。自古以来,人们又把北方的黄河流域称作中华民族的摇篮,不无...

活泼的兔年到来,过年的氛围先集中在朋友圈了。腊肉、风鱼、咸鸡高挂朋友圈,杀鸡烹羊的技巧通过视频比个高下。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家门前一字排开五桶新酿米酒,得到的回赠是用橘皮和...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

文/武德平 寒露过去没几天,一位很慈善的大姐,给我送来一条香烟,说我给她整理书稿很辛苦,便来给我“加餐”。再三推辞,拗不过她的一片“真诚”,就留下了烟,却给她了一些我自己做的...

从村中心广场去尚家老庄子,迎面而来的风依旧那么犀利,它们从南面的祁连山一路刮下来,畅通无阻,蛰到脸上还有点疼。每次站在庄子的残垣断壁前,我总是要向焉支山暮霭沉沉的苍黛山色看...

冯俊龙 自古文章憎命达。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命途多舛,大多因为他们孤高超迈的个性难容于世,无数才华横溢的绝代天才因此遭遇种种打击,乃至一蹶不振。然而事在人为,境由心造,一个人的...

月上芦苇梢的时候,我正在黄河岸边弹着琴。茂密的苇茎纠缠着浪花翻卷的舌音,跳跃的灯光,好似婉转的小夜曲行走在旅途。寂静的河岸,温柔的垂柳,没有哪片深秋的落叶砸疼心事。舒展的眉...

水做的故乡 周火雄 几羽水鸟划过苍青的穹庐,留不下半分痕迹,倒是那一两声锐叫,滞留了游人的行踪。终于,鸟的呼唤也消遁在蓬起的水草,无处寻觅。江流更加孤寂。天际下星散的碧水,一...

阳春三月,我踏上苏子故土,往访东坡。 要读东坡,须先上眉山远景楼。一千年前,时任知州黎希声主持修建,六载竟成,并邀宦游在外的乡贤苏轼题记,坡仙欣然命笔,作《眉州远景楼记》,使...

一 三间堂屋面南背北,五间厢房坐东朝西,外加一道院墙,院墙的中间开了一道供进出的大门。这就构成了一座普普通通的北方农家小院。小院不大,呈长方形,却五脏俱全,静静地依在这个村庄...

从句町古国一路封尘地走过了几千年的广南,是一个遁迹藏名的小县,从先秦到现在,从“僚、濮”到壮族,这里的一切都因隐入烟尘,才留下了陶渊明笔下誉美的世外桃源——坝美,才有了特磨...

当现实成为历史的时候,人的主观记忆往往是它的载体。 我记事的时候,就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小西天部队大院了。那时候我三岁,时间是公元一九五八年。一直住到六十年代中期。 一、历史与格...

作者 冯俊龙 几山几水的《四合院》,是一部盛满乡愁的童话,是一本给成年人看的连环画,是一首让人唱着唱着笑、笑着笑着哭的人生之歌。几山几水是杨君伟的笔名,杨君伟是位睿智幽默、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