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每一只鸟相遇的瞬间,都好像有那么一秒,你被带进了它的世界,你忘记了你。 一 只是坐上了火车南行,还没踏上南方的土地,即让人获得一种自由的心情。火车游鱼般在暮春的绿色田野中前...

入冬了,闲了两年多的春生和老婆东英一起,被光荣敬老院招去做了杂勤。东英烧饭烧菜,春生照顾老人。春生是被敬老院邱院长直接从油菜田拉去的。春生说:又不是抗洪,哪有这么急的事啊,...

编者前言 《天涯》2024年第3期的“散文”栏目推出“普通人在尘世”小辑,陈年喜、南焱、王善常和刘先国以质朴之笔写尘世百态,面对漫漫人生路上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苦难救赎,普通人唯...

前不久与几位朋友聊天,一位朋友说起她去世的先生。我很惊讶,因为她从来不跟我们说起这件悲伤的事情。那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说起就滔滔不绝。她说,她先生生前很喜欢热闹,也有烹调手...

吃过晚饭,步行穿过黄岩的永宁公园,慢慢走回下榻的旅店。此时天色已晚,西面天空仍有一抹黯沉的蓝色,永宁江两岸的城市灯火璀璨,在公园中漫步的人极多。对岸的文化地标朵云书院黄岩店...

很少有人把乌鲁木齐这座城市的名字,与一条河流联系起来。其实,曾经有一条名叫乌鲁木齐的清澈湍急的河流,流经这座城。那时候,城市很小,几乎是一个小镇,在清末民初,新疆的治理中心...

陈年喜,陕西丹凤县人,1970年生。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花城》等刊物,出版有《炸裂志》《微尘》等。 1 我有三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它们来自华山以东的小秦岭山体深处。...

几年前,在新书扉页上钤印,我用的是签合同常见的那种楷体姓名章。责编看不下去,说要送我一枚印章。没过多久,用漂亮篆体刻好的印章就寄到了我的案头,责编说是请一位专事镌刻的朋友刻...

作为一名副刊编辑,我的邮箱里经常收到写父母的文章。有不少文章中的父母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妈妈温柔善良、勤劳节俭,父亲沉默寡言、坚韧如山,说是张三李四的父母都可以。 我理解写...

谢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副主任。曾获第五届冰心散文集奖、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第八届湖北屈原文艺奖(文学奖)、长江文艺双年奖等。 一 相遇襄阳古城,是在公...

乔叶,第十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北京老舍文学院专业作家,北京作协副主席。著有《宝水》《最慢的是活着》《认罪书》《走神》等多部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人民文学...

老记,五十有六,瘦高个子,头顶光溜,少言寡语。常常戴着一顶陈旧的深黄色小帽,用以艰难地遮盖住他那近乎荒芜的头顶,却难以遮盖住他那堆满皱纹的笑容。 其实,老记的真名叫杨胜记,只...

浙江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水边的修辞》中说,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自...

有一位浙江兰溪的朋友,是个聊赠一枝春的风雅人。每逢初夏,常给我寄来新鲜下树的杨梅。 那果子真是好。大如鸡子,黑如火炭,灯下观之,莹莹如珊瑚珠攒成。漂洗时,沥下的水都是鲜红的。...

从收集烟灰的作坊里出来,小郑就像一个用烟灰拓印出来的人,头发上、眼睫毛上、抬头纹的缝隙里,全是细腻的烟灰。他抬手摘下口罩,口罩的挂耳绳上立刻留下了乌黑的指印。 小郑摊开双手给...

一 “无名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比群体更大。现实中和文学史上太多这样的人了,为人有意思,做的事也有价值,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更好地形容他们。一直带着这个想法等待,...

一 花开在公园,在野地,在城市的绿化带,不足为奇。但花开在河流,即便在水草丰茂的南方,也当属稀有。澄江恰是这样一条河,清澈澄明,四季未更,因花开水中而被忽略本名,冠以“开花的...

端午节是夏季来临的节日,在荆州公安县,这里已经进入炎热季了,记得涉水去打芦叶,就是粽叶,一试水温,可以一游,便脱掉衣服,滚入水中。从端午开始,男孩子们“打扑泅”的日子就来了...

“哗哗”声响了几夜,鲤鱼成群地击打着河面。一天,雨水从屋檐落下,成了瀑布。天亮时雨停了,湿润的风带着油菜花的清香吹来,开门就看见一条鲤鱼晃动着尾巴,它从大河游到地坪产卵,被...

1 在长沙这座古城里生活了近20年,我一直对长沙窑怀有一种神秘之感。僻处于长沙一隅的铜官瓦渣坪几十万平方米的古窑遗址,分明透出一缕大唐的气息,令人遥想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帝国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