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的哲学

  女人鲜有不趿一双高跟鞋的。女人足踏高跟,理由永远是嫌自己个子太矮,不论她的身高究有多少。

  女人着上好衫,则必须着上高跟,不然无法"婀娜多姿",那就比不上其他的女人!

  女人穿着高跟鞋上班、上菜场、逛街、赴宴、跳舞,甚至上狮头山,两只小腿肚肌腱挣扎得鼓鼓紧紧,但口中犹说:"不累,一点也不累!"回家痛得皱眉抚脚,但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女"!还可以锐声扬语:"昨天我穿三?高跟鞋去爬山都没怎么样。那个谁唷,穿双平底鞋还哇哇叫!装模作样!"

  女人穿高跟鞋一如吃辣椒,越吃越辣。一如饮烧酒,愈饮愈烈。一如胖子减肥,下的决心越大,增的体重越多!于是两?、两?半、三?、三?半……最后前掌也加高了,不然无法"立定"呀!

  其实,隆胸丰臀并不是男人爱,而是女人总在制造!试观,一个足登三?高跟鞋的女人,哪一个能不胸凸臀突的?

  女人全都攻击"不理性"、"不卫生"的高跟鞋,但没有一双高跟鞋不是穿得烂旧才扔的!女人说:"我的高跟鞋又不高!才三?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口信 小路那头响起一声震耳的撞击,是一部被夜色欺侮了的机车,远远望去,翻覆了的机车车轮犹自转动着,而黄色的方向灯也仍挣扎地闪亮,一明一灭,一明一灭 他,一名过客,奔向距离机...

我想写,这才最重要! 祖籍内蒙古的席慕蓉生于抗战末期的重庆,之后辗转至香港,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童年时光,而回想起在香港读小学的情景,席慕蓉仍清晰记得背过的诗,唱过的歌,参加过...

序女曰鸡鸣 蒋勋 在文学的阅读上,这几年,觉得自己有一点懒。象《卡拉马佐夫兄弟》、《战争与和平》这种大书,高中大学时候发狠读过,这些年,却很少再碰。甚至连屠格涅夫,契可夫一类...

其实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

淡淡的花香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植物?为什么总喜欢画花? 其实,我喜欢的不仅是那一朵花,而是伴随着那一朵花同时出现的所有的记忆,我喜欢的甚至也许不是眼前的大自然,而...

给我一个岛 你知道吗?在那个夏天的海洋上,我多希望能够象她一样,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她的岛实在很小,小到每一个住在岛上的居民都不能不相识,不能不相知。 船本来已经离开码头,已经...

音乐是无形的绘画,是无字的诗,是一种抽象的最高的艺术。它之伟大是因为它超越了一切的限制,文人雅士能欣赏,乡间小儿也能欣赏,它能直接引起心弦的共鸣,被感动的人,不一定要明白音...

独白 1 把向你借来的笔还给你吧。 一切都发生在回首的刹那。 我的彻悟如果是缘自一种迷乱,那么,我的种种迷乱不也就只是因为一种彻悟?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的一生的种种...

红尘 荒谬的真实 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站在冰冷的水里,因为还在将醒未醒的时刻,心里不禁起了疑问: 我在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水很冷,刚刚从温暖的棉被里暴露出来的双脚特别敏感,有一阵...

生命的滋味 1 电话里,T告诉我,他为了一件忍无可忍的事,终于发脾气骂人了。 我问他,发了脾气以后,会后悔吗? 他说: 我要学着不后悔。就好象摔了一个茶杯之后又百般设法要粘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