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听台湾著名的宠物医生杜白说到一件真实的事。
  他的诊所附近有一个公园,时常有流浪的猫狗在附近聚集,一方面污染环境,一方面猫狗没有节制的生育,也会造成它们下一代更悲惨的命运。
  杜白医师就想到,应该为这些流浪的猫狗做节育手术,如果他能在为家中“宠物”看诊之余,每星期为流浪的猫狗做几次节育手术,对环境的改变也很有帮助吧!
  于是,他抓了一只流浪猫,为它做了节育手术,再放回公园,没想到不到一星期整个公园的猫狗都跑光了,仅剩的几只看到他也都惊恐的逃逸。
  杜白医生感到十分纳闷:难道它们都知道小猫被阉的事吗?
  后来他到别的猫狗聚集的地方,只要捉一只来阉,其他的猫狗总是在一两星期逃逸一空,百试不爽。
  杜白医师得到一个结论,猫狗是有语言沟通的,他告诉我:“那被阉的猫狗回去以后可能告诉大家:这附近有一位杜白医师专门捉猫狗回去阉,大家赶快逃吧!”幽默的杜医师自我调侃,说:“我现在在流浪的猫狗中已经是恶名昭彰了。”
  杜白医师行医多年,深知动物与人一样有感情、有感知,因此最反对人抛弃宠物,他说:“想到动物被遗弃后那种伤感、失落与痛苦,真是于心不忍。”
  这种对动物的疼惜,使他不仅成为宠物的名医,也是保护流浪猫狗的守护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有一次,听台湾著名的宠物医生杜白说到一件真实的事。 他的诊所附近有一个公园,时常有流浪的猫狗在附近聚集,一方面污染环境,一方面猫狗没有节制的生育,也会造成它们下一代更悲惨...

我坐在院子里,正欣赏着一朵刚开放的朱模花,正是清晨,朱模花还带着昨夜的露水,在晨曦中微笑。 这时候,一只蜜蜂从阳光里穿行而来,它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停在那一朵朱槿花上,那样投入...

到加拿大温哥华,走出温哥华机场,看到机场的停车场有许多乌鸦,甚至停在车顶上,见到人也不怕生,鸦鸦地叫,绕在人的身边飞。 来接飞机的朋友看我露出讶异的神情,笑着说:加拿大的乌鸦...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喂食、丢掷或恐吓海狮,移送法办。 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确实是先进国...

在夏威夷,朋友说要带我去看马科斯的棺材,马科斯出亡到夏威夷后,重病死在夏威夷,由于菲律宾政府的不欢迎,死后连棺材都不能返乡。 我开玩笑对朋友说:我对伊美黛①。的皮鞋比对马科斯...

在加拿大温哥华,朋友带我到海边的公园看大雁。 大雁的身躯巨大出乎我的意料,大约有白鹅的四倍。那么多身体庞大的雁聚在一起,场面令我十分震慑。 朋友买了一些饼干、薯片、杂食,准备...

朋友开车带我从西温哥华到北温哥华,路过一座大桥,特别停车,步行到桥上看河水。 河水并无异样,清澈悠然地穿过树林。 到秋天的时候来看,这条河整个变成红色,所以本地人也叫作血河。...

我在院子里,观察一只蛹,如何变成蝴蝶。 那只蛹咬破了壳,全身湿软地从壳中钻了出来,它的翅膀卷曲皱缩成一团,它站在枝桠上休息晒太阳,好像钻出壳已经用了很大的力气。 它慢慢地、慢...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在街上问人:请问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些困难、一些挫折,一些痛苦? 所有的人都拒绝我,我着急地恳求别人:那么,我雇用您,每小时五百元,请您给我一些折磨! 那些陌...

我去参观一位玉石收藏家的收藏,他一直说自己收藏的玉石多么名贵、多么珍宝,甚至说玉石是有生命、有磁场,有的会降灾治病,有的会除灾免祸,说得那玉石像是神明一样。 他甚至说:人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