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心里有了一些黯然的想法,我开始喜欢上了洗发。至于具体的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其实,根本就无需深讨这个问题,这两年以来,许多想法和做法由茁壮成长到自生自灭,是习以为常的了...

在二十一年的班主任生涯中,从最初与学生的斗智斗勇到如今的相亲相爱,我走了一条不见硝烟却也是跌宕起伏的路,每每想起,总是为其间的心酸与收获而感触。如果说,二十一年是一汪记忆的...

造桥的人说,桥是一道设计;画桥的人说,桥是一种造型;赏桥的人说,桥是一处风景。而站立在我心中的那座桥,每每想起,那便是一种幸福的疼痛!它于荒荒流云之下,穆穆长风之中,诉说一...

昨晚,打了三次电话,父亲一直未接。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早上,又打了三次,时间是在七点到八点之间,还是没人接。于是,更不安了。九点的时候,茫茫然地又打了一次,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弟弟...

我身上的浪漫因子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发芽了。八岁那年,我梦想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名作家。事情大致是这样的:我在一间有着白色床单、绣花窗帘的房子里写出一本本巨著,让千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