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大妹远在乌市上班,每年休假,都会跨越千山万水来看我,平时也常常邮寄新疆特产回来。过年时,她又给我快递了一大箱新疆特产:葡萄干、巴旦木、杏干、若羌灰枣、无花果……一大包核桃...

行走在异乡的土地上,人们大多会步履匆匆,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不关注道旁那个哭泣的小孩以及呵斥他的母亲,也不关注商铺门口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炫目的霓虹灯,不关注一颗种子是何时...

母亲的七十四岁生日,是我给张罗的。 说起来惭愧,我这半生经历过许多生日场景。小时候父母给我过生日,成年后参加朋友、同事生日庆祝会,做了母亲后给儿子过生日…… 但是给母亲过生日,...

一 十月一,送寒衣。这初冬的天,昨日还是艳阳高照,今天一下子就变得阴沉沉的,莫非老天也读得懂人心?十月一,也称“寒衣节”,按老家习俗,要给去世的亲人烧衣物御寒。爸爸,我无法回...

同事给了我一袋泡菜,我拿回家,妈妈看见了,问:“哪来的咸菜?” 我说:“同事给的。是泡菜。” “咸菜,莲花白腌的。” “泡菜,不是咸菜。” 妈妈的耳朵太背了,我大声说了几遍她也没...

因为疫情影响,今年春节我没有回家看妈妈;因为疫情影响,今年的高考又推迟了一个月。等高考结束,我赶回家里,已经是半夏时光了。 妈妈住在宝鸡。宝鸡其实不是我们的故乡,但是,有妈妈...

一 在渭北旱塬,柿子树是最平凡普通的树。漫山遍野的柿子树上,挂满了红艳艳、亮晶晶的柿子,像画家多情的画笔涂抹在沟沟坎坎上的繁星点点。 十月,是家乡柿子成熟的时节,它和朴拙的农家...

一 今年春节,我跟着儿子去菲律宾旅行。 儿子经济独立后,就对我说:“妈,趁你现在还年轻,走得动,以后我要每年带你旅游一个地方;到你老了走不动的时候,你就呆在家里写回忆录,把你看...

一 妈妈已经七十多岁,身体不好,却仍旧在老家独居。虽说家里雇了保姆,毕竟让人不放心。 俗话说,养儿防老。按照传统观念,养儿女就是为了老了有依靠,妈妈衰老的时候,正是该依靠我们的...

小时候看过一本童话书,说一个女巫,骑一把扫帚,飞到了大洋中的一座海岛上,这个岛叫做“吕宋岛”。“吕宋”,就是现在的菲律宾。这个位于西太平洋上的群岛国家,地处热带,有七千多个...

一 小妹要从新疆回来看我啦! 这是我在陕北工作十二年后,第一次有亲人来看我。我的心情欣喜又激动,内心充满了期待。 一直等到傍晚。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停靠在学校门口,小妹从车里走...

一 我从出生起就不是个瘦子。 我是早产儿。听我妈说,我生下来只有四斤二两,哭声弱弱的,“像只咩猫(病猫)”,眼睛也懒得睁开,连指甲盖也没有长满。 但我是个幸运儿。我妈嫁进家门,...

一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被阻隔在了杭州。 本来高三的寒假很短暂,我只有在儿子这里小住一周的奢望。没想到疫情形势紧张,归途变得遥遥无期,我便心安理得地长住了下来。 俗语...

我是被清晨的第一声鸟鸣唤醒的。 这是大年初五,杭州。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被阻隔在了这里,和儿子呆在一起。 掀开窗帘,远处高耸的楼群、宽阔的街道都笼罩在朦朦的湿雾里,小区楼底...

水润闽南山色翠 绿池朱华 闽南与陕北,相隔万里。闽南的山水,自是与陕北风格迥异。但站在闽南的山中,我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是在一个夏日乘航班飞赴闽南的。离开时,陕北的晴空下...

与晚秋的植物园邂逅,实属意外。 落过一场冷雨,天地间湿漉漉的。密林如同黑压压的云朵堆积,包裹在清晨浓浓的烟霭之中。清冷、幽寂,心头陡然涌起无名的伤感。 我就是此刻走进植物园的。...

万丈红尘是我们寄居生命的世界,也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花花草草们的世界。仔细观察我们周围,偶然会发现不喜欢小猫小狗小动物的人,但绝无不喜欢兰菊竹梅花花草草的人。“一花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