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遵义很久了,终于有机会可以踏上遵义的土地。早上提前半小时用餐,真有点迫不及待了。一上车,大家就在谈论起遵义会议的情况,好像在进行党史教育前的预习。可惜车还没有出贵阳就抛...

1985年夏末,我在进工厂工作6年以后,第一次得到疗养的机会。 我年轻时一直以为,疗养是生病或身体不好时进行的治疗和休养。所以疗养一般都是安排一些老弱病残的员工,特别是临近退休的员...

十几年前曾去过普陀,那里的禅风佛气常令我神往。 前些日子,我又踏上了这片佛土。 轮船靠岸,但觉阵阵商风迎面扑来。进山门票已涨到160元,主要景点还要另买门票——俨然就是旅游名胜,...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是北宋王安石描写新年热闹景象的名句。 我小的时候,也放爆竹,单响的叫炮仗,双响的叫高升,连响的鞭炮.那是在文革期间,上海不禁放,但是啥地方...

人们都相信,伟人出生和生长的地方一定是风水宝地。 解放思想以后,人们对蒋介石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去奉化溪口蒋介石老家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2012年夏天,我和夫人带着女儿和她的瑞典...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我和妻接连去了几次达蓬山,主要是去泡温泉。 达蓬山温泉在达蓬山旅游度假区,附近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看看走走,除了“80天环游地球”世界自然人文主题乐园、徐福文化...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了。我和紫羭去四川出差,听说九寨沟不错,于是就提前一周出发。当时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网上一看,什么都知道了。从地图上看,九寨沟在广元和绵阳之间的北面...

1979年,我从农场返沪,到上海吴淞化工厂仪表车间报到。我被分配到安装组,主要负责新建项目和大修项目中的仪表安装和调试。这样的工作在化工企业中是比较安全的和令人羡慕的。 四年以后...

前一阶段我和妻身体都不太好,常蜗居在家。这天看到天气很好,就想出去走走。去哪儿呢? 当下正是赏梅的好时节,上海的赏梅佳处无外植物园、古猗园、世纪公园,但是那些地方人可能很多。...

2016年我和单位同事一起去长兴。这次的旅行计划是找途牛订制的,原计划是去看银杏,顺便去金钉子地质公园看看。计划订好以后,有人说,今年长兴的银杏早已凋零了。我在网上看了一下,古银...

。朋友在青岛买了一套房子,邀我们夫妇住两天,也有暖居的意思。 青岛早就玩过,都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节奏很快。现在心“静”了,但仍舍不得放弃游山玩水的“动”。于是就想住在景点...

年纪大了,就爱怀旧。于是就出现了很多老同学、老邻居、老同事的各类“老”相识的聚会。 妻出身军人家庭,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有一帮连打带闹一起长大的发小。这些发小中,女的都已经退...

“老家”这个词是客居他乡的旅人心中的归宿。 父亲14岁离开家乡,随晋察冀联合中学在冀中平原上辗转学习,解放后进入北京(学校后更名为北京第一〇一中学)。抗美援朝时,参加人民空军赴...

新冠病毒爆发以后,我和太太一直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也不能去。 裔睿在武夷山开发了一个旅居点,一栋别墅,一次可以接待12个人,一星期为一期,费用也不贵。一经推出就供不应求,我们...

在搬到镇上以前,我住在凉城暖屋。“凉城暖屋”类似室号,只是我住的地方太小,我没有自己独立的书房,所以我就把整个家都当书房了。 这里的“凉城”并不是古诗词中经常出现的那个六朝古...

1979年,我从农场返沪,到上海吴淞化工厂仪表车间报到。我被分配到安装组,主要负责新建项目和大修项目中的仪表安装和调试。这样的工作在化工企业中是比较安全的和令人羡慕的。 四年以后...

我们搬到镇上以后,感到气场很合适,家园有一个公园,名叫淞南公园,与我们的家园只隔着一条马路。 我和妻经常去公园散步。 上世纪90年代初,这里还都是农田,后来逐步兴建住宅,这块地方...

我住过的地方很多,居住超过一年的地方有将近十处。出生以后寄住在外婆家,幼年时寄宿南京军区117幼儿园,少年时住在空军虹桥机场军官宿舍和空四军司令部军官宿舍,中学毕业以后去上山下...

1981年5月,我和启明从镇江北上渡江,来到扬州。 扬州,古称广陵、江都、维扬。地处长江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处,是贯穿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 扬州可以玩的地方主要是“一湖一寺两个园”,一湖...

在陕西转了一大圈以后,最后又回到了西安。 回上海的航班在下午,去机场还有一些时间,我们就要求司机到小雁塔去拐一下。 小雁塔在友谊西路和朱雀大街北段交叉口的东北角的荐福寺里。 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