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擎着灯火的村庄(节选)' title='《民族文学》汉文版2021年3期|朝颜:擎着灯火的村庄(节选)'/>

一、锣鼓声喊破了正月十五的天光 锣鼓声喊破天光的时候,大由乡濯龙村的村民全都支起了耳朵。 孩童一骨碌从热被窝里拱出头来:“今晚要舞蛇灯喽——”女人一边披衣起床,一边催促着丈夫...

朝颜:暗流' title='《星火》2021年第2期|朝颜:暗流'/>

一 声音清脆,由远而近,将我从混沌的梦境中拉扯出来。从大脑,到四肢,躯体一寸一寸地靠近真实。摘下眼罩,天光已大亮。晨七点。设想中的一个慵懒周末,终究没有达成。啾,叽,啾,叽,...

朝颜:传灯者 ' title='《黄河文学》2020年第8期|朝颜:传灯者 '/>

1 几声含着警惕却并不怎么凶狠的狗吠,提示我已经进入村庄的腹地。那时候天空刚刚收起了雨势,太阳半隐半现地探出头来,显出笑脸相迎的意味。一棵大樟树伸长了胳膊,以一个母亲的姿态,...

朝颜:樟树下,外婆家(节选) ' title='《民族文学》汉文版2020年第8期|朝颜:樟树下,外婆家(节选) '/>

一 一群老樟树,时常绵密地铺进梦境里。顺着它们挥舞的长臂,童年,外婆,乡愁,时间的经纬,无数次重新映现在一座名叫樟树下的村庄深处。 许多年过去,你仍固执地将这一片地方称作外婆...

朝颜:落尘埃' title='《星火》2019年第6期|朝颜:落尘埃'/>

要在死亡中看到梦境,在日落中 看到痛苦的黄金 ——博尔赫斯 1 “患儿、鉴定、死亡、赔偿……”摆在我眼前的,是一份法院判决书。一些坚硬、生冷的词语密集地呈现出来。它白纸黑字,盖有...

朝颜:古陂的舞者' title='《人民文学》 2019年第11期|朝颜:古陂的舞者'/>

一 黑夜苍茫如幕,黑夜是被香火和舞者点亮的。 举狮而舞的男子,手持香火的男子,形成了一条长龙,逶迤在丘陵之间。像燃烧的火焰,一路穿过圩镇和村落,经过田畴与河流,攀上那高高的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