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的家乡荷浜,始终成为我的梦之境。唯有荷花开成梦,惹我惊听五更风。 一 地属北方的胶东半岛很少荷花,我上小学时,老师描绘“荷塘”的样子,令我神痴心醉,而且还出示了一幅荷花图...

一 在周庄,听三弦与琵琶合奏评弹,那才是一种“高山流水”的雅韵化境。 在一幅古旧的字画前,设了一方高腿的桌儿,桌上放一本谱子,桌布绣着“高山流水”的美图,无言,却在说,觅一个知...

一 我要忘记那些关于故乡的伤感的话——到达不了的是远方,回不去的是故乡。我要颠覆有的人的感觉——近乡情更怯。我不想做作,更不能矫情,我要和阔别的故乡做一次促膝交谈,哪怕是静静...

一 石岛位于胶东半岛黄海之畔,石岛红是石岛山脉矿采的红色石材,其红,无法复制,也不可再生,是用基本色彩难以勾兑的色系。 我认识一个石材厂老板张弓,他说,天下石材有“三红”:石岛...

一 楼前的地下书店开业了,进门一侧是“半亩地奶茶”的招牌,有几个年轻人漫不经心喝着奶茶,眼光落在书页上。我除了把这个诗意的精彩镜头记取在心中,还对这名字琢磨了很久。 半亩地的绿...

一 打电话给在南京大学教书的罗教授,我说要再游周庄。他是我的老乡,据我所知,他得闲便年年游周庄,自称“周庄知音”。他说,称“梦里水乡”是因为还有很多风土人情没有看到,所以梦里...

一 胶东半岛多石头。 少年时,我读《红楼梦》,知别名为《石头记》,总以为那个曹雪芹是我的老乡,是站在胶东半岛的地上才有了“刻石成趣”的灵感。原谅我的孤陋寡闻,赞美我的爱着故乡石...

“隔堤吹叶应同伴,还鼓长鞭三四声”。诗人张籍《牧童词》里的诗句,仿佛说的就是我的童年。童声响河岸,一水流长笛。曾经幼嫩的童声,至今依然耳熟,时光将这些童声打磨成人生的美声,...

花的美在于斑斓缤纷的色彩。红的像火,粉的若霞,紫的如莓,黄的如月,白的似雪……若问,绿的呢?世上还有绿色的花?如果有,怎么形容?百花丛中,得给绿色之花一席之地,哪怕在园篱边...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每读魏晋阮籍《咏怀诗》的这两句,我感觉他是在预测他之后的某个人物的出现,或者就是一种呼唤吧。明月与清风,如此雅旷的风景组合,诠释着“一廉如水”的...

一 1974年,在别人的记忆里,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年份,而在我的“年味记忆”里,五味杂陈,丰厚的年味,改变了我关于春节的记忆编码,我把年味封存在最美的镜框里。根深蒂固的年味啊,我不...

莫失春光,追着早春。就坐春风里,不问三季都何事。因为早春的春事很忙:万物复苏,静待花开。 喜欢看看春何时来,翻阅日历,“春打五九尽”,哦,春来早,总是在雪的包围里左冲右突地钻...

一 四年前的春夏之交,我与家人去登泰山,并未极顶,被漫溢于山间的雾围拢了身影,挡住了脚步,这次的雾里泰山,留给了我不一样的记忆。这“雾里泰山”,格局之大,岂是一个“雾里看花”...

一 我喜欢这句话:人生的滋味,原不过了一碗人间烟火。母亲曾说,过年的美都在一顿饺子,饺子和过年,在我的生活观里,原本是相同的概念啊。 舒服不如躺着,好吃不如饺子。在胶东半岛,这...

一 有的地方,想从记忆的空间里抹掉,不可能! 想来,这应该是一种“气场”,所有错过的,都会一闪而过;所有留下的,都会刻上深痕。 20年前,我和学友宋宏雄先生去了一趟北京东城的丰富胡...

一 我认识的江护士长说,想控制住病情,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补钙。 市立医院住院部的心内(2)在11楼上,防控新冠肺炎,这里与外界就不搭界了,干净得连走路的声音都像蚊子飞,散发的白色气...

我最喜欢诗人刘禹锡营造的柿子意境:“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闪闪的如黄星星,亮亮的若金太阳。柿子,是连接秋冬的一道金色的令牌,于是颠倒了天上人间啊。 一 在我的老家,秋冬之交...

一 静谧的雪夜,暂停了飘雪,是为了烘托出那半轮月,弯月躲在了山的一角,眺望着村落里黑黢黢的房屋树木。我特地选择了上弦月挂半天的夜晚,夜读我牵挂的故乡。 说实在的,于40几年前,我...

一 每日捧一卷书,这是我的“书香生活”,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七八年了。 有时候想想,我教学一辈子,真的不想再读书费神了。可那年走了一趟丽江古城,四个天书般的字,仿佛让我听到了母...

一 朋友是个女的,不是“女朋友”。她叫“荷叶”,属于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那种年纪了,身体肥胖,我叫她“胖妹”,她不愿意,后来喊她“肥妹”,她喜欢了,说大唐盛世就是“以肥为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