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下着小雨,天气有点凉。我静静的坐在电脑前,细心的阅读着网友的佳作。有的把家乡的雪描写的那么豪放自如,有的对家乡的往事写得栩栩如生。这些都渲染着浓浓的思念!都强烈的展示着...

一 六十年代未,我曾当过秘书,给领导写发言稿,那时讲话头一句话必须引用一段毛主席语录。可我这位老领导是老土改时期的干部,文化水平很低,资格很深,我尽力给他写的大实话多一些,用...

当今旅游热己成时尚,特别是中老年退休的朋友,有了时间,有了精力,有了余钱,辛苦了一辈子,子女也成家立业了,没有生活和工作上的压力了,也该放飞一下心灵。但对旅游的真正含义和怎...

六十年代初期,茫茫的松辽平原,这里是荒草悄悄長,野花默默开。每天清晨当太阳刚刚升腾在地平线时,近人高的芦苇荡被金色的阳光点缀得像一片火海,这时一支支身穿“农垦”二字的石油大...

今天的我,翻阅由钱援、杜坚石等老同学精心策划制作的同学会像册,品读万国欣同学写的现代版的兰亭集序的前言,感概万千。自一九六四年高中毕业后,时隔五十载重逢鹤城,看看每个同学由...

进入二零二一年以来,正赶上三九天,是历年来罕见的冷,这不免使我联想起与严寒有关的往事。 那是五十年前,我在大南方工作,赶回老家大东北乡下过小年,在湖南上车时,真是看万山碧绿,...

秋把树上的叶子变成枯黃,又随着冬意让它飘飘洒洒归根。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我看到一棵棵大树正在摇摆着干瘦的树枝,向世间宣佈,它将又一次进入四季轮回。我看见一对白发...

二O二O年七月八日,二弟与世長辞,走完他七十三岁的坎坷路程。但在他七十岁后的这三年,他深受车祸重撞,在抢救室尽半个月抢救后,总算保住了生命,但却受尽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言难...

朋友: 你见过大海吗? 你听过大海的呼啸吗? 你看过潮起潮落的壮观景象吗? 你享受过大海的韵律吗? 有一次我和渔友从河北黄骅港乘船出发挺进三个小时,直奔几十海里外的深海钓鱼,到达...

这世上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有些缘分却不能相思厮守,但又无法遗忘。在爱的拐角自己走不出,别人也闯不进。只能让她漂泊在烟雨红尘中,步步生莲,洗尽铅华,败给了岁月。形成了一段岁月的...

一 在那遥远的大山深处,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小站叫路口铺站,它久远了,也模糊了,但我却久久难以忘怀。 记得那是一对恋人,就从这个小站分手,一别就是近二十多年。女青年叫张娣,她松开男...

◎ 走进西藏 旅游已是我们的奢侈品了,虽说去了许多地方,但回味一下,在我记忆的脑海中,有三个地方值得一赏,一是雄伟壮观的珠穆朗玛峰的西藏,二是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乌镇,三是鬼斧神...

苦涩的海风阵阵吹來,海面一片朦胧。海风吹散了郝萍的披肩的長发,也催老她美丽的人生。凋谢了一季的娇艳,月夜起舞,难掩愁容片片。她漫步走在亚龙湾的沙滩上,在脑海中只翻滚着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