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走了,母亲也步履维艰,躬腰弯背的,勉强在维持着生命。母亲已早按老家风俗给自己做好了寿材和寿衣,攒够了过白事的费用,把自己能办的事都办妥了 母亲是乡下人,自从父亲病倒后,十... 详细>>>

近来读书,看见几句话,觉着很片面,放在当下则有谬误。比如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凿壁偷光等。为了说明坚持和毅力的重要,竟然要把铁棒磨成针,这是何等的愚钝和低效。当下用根针,商... 详细>>>

清晨的时候,初春的阳光像自己生命经历过的所有春天的阳光一样,带着惬意的温度,明亮的光辉,透过纱窗的帘子,斜斜地照进卧室里来。我从窗子望向小院,只见对面淡红明亮的墙,墙面上嵌... 详细>>>

“好大的西北风啊……” “好大的西北风啊,一二三四呼呼呼……” 这是小时候唱过的一首歌,歌名就叫《好大的西北风》。冬天早晨要上学,不敢“赖被窝”,但听到窗外北风呼号,正如母亲... 详细>>>

中美洲坐拥阳光、沙滩之美景,珍藏着玛雅文明遗迹,美丽而又神秘,不断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一探究竟。和许多中美洲国家一样,萨尔瓦多是玛雅文明发祥地之一,虽遗址在规模和知... 详细>>>

草 原 晨 曲 ——正月十五闹元霄 刘 克 勤 红花绿草丛中一位老牛呆卧在老勒勒车旁呆望着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而出神入化 映着朝霞的一群百灵鸟儿们目空一切地在老牛背上振翅雀跃可劲儿叫着笑着... 详细>>>

听雨 ·看雪·听潮 文/夕阳芦花 我们于窗前听雨,听风急雨骤,行过浩浩天地。那千山之雨,带来千岩万壑的消息,带来岩石的呐喊,带来林木的诉说。那千岩万壑啊,它们静默在红尘之外,只有... 详细>>>

村庄的心事(散文诗—组章) 贵州/何舒 *  除夕,一场雪        就在昨天,村前流淌的小河,流过一件事,天知道,地知道;可是,村庄不知!         风,急急拍打窗户,似乎想唤出,一... 详细>>>

一艘南航墨尔本返航广州的航班,没有旅客,飞机上全是澳洲华人把无偿捐助的救援物资放在自己的座位,伴着一曲《我和我的祖国》徐徐降落在华夏大地 至今也无法相信,突如其来的役情让我们... 详细>>>

2020 年的春节,需要记忆和描述的痕迹实在太多。 早在春节前的几个月,远在深圳的三哥和嫂子就打来电话,邀请我们一家去深圳过年,并说家里的二个大冰箱已经装满了我们喜欢吃的美食。 妻家... 详细>>>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为众人报薪者,不应... 详细>>>

去年,我曾写过一篇《让内心战胜恐惧》的文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蔓延,以及引起人们的高度紧张和恐慌,使我又想、也有必要再写一写这方面的文章了。为避免雷同,我只好另起炉灶,... 详细>>>

大家都知道,2020鼠年这个春节不寻常,普通百姓都成了宅男宅女,猫在家里不串门、不走动、不聚会,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打一场抗击冠状病毒新型肺炎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它改变了中华民族数... 详细>>>

初二的早晨,到处零零星星地响着鞭炮声,人们还沉浸在新春的喜庆中,这时一场残酷的疫情已经悄然袭来。 今天是我值班,我像平时一样走进值班大厅,打扫完卫生,然后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 详细>>>

一 一觉醒来,窗外已是银的世界,雪的海洋。 几只麻雀,蹦蹦跳跳、唧唧喳喳,撒着欢似地在雪地上玩耍。 有的抖翼、有的抿翅、有的昂首一曲、有的频繁地在雪地里叨食着美味。 它们好像故意... 详细>>>

今夜似乎更冷了,风叭在窗户上一个劲地朝里挤,玻璃也被它的利齿噬咬得吱吱作响。我心中一阵一阵发冷,又一阵一阵发酸。今天是正月十五,是一年度的元宵佳节。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团圆的... 详细>>>

时令入冬,长夜漫漫。我早早醒来,探视窗外的黎明,星辰还没有完全躲藏起来。不能再睡,睁着两只眼睛发愣。迟迟不想起床,等待着,等待着,终于盼到窗外天光大亮。突然听得外面传来一阵... 详细>>>

一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林徽因写下这样的句子,留给我们无尽的惆怅与伤感。我们的时光,我们就为之代言吧。 时光啊,当我们不能拥有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我求学于滨城的那段时光... 详细>>>

一、好转 上海过去三天的确诊病例分别是21,15和12,感觉在逐步好转中。并且,也开始公告确诊病例的场所和轨迹,以前一直没有公布的,估计是怕引起恐慌和歧视。管理者要考虑的事情比较多,... 详细>>>

延河一路向东入黄,两河交汇处内是一片宽梁残原,我的家乡就在这块地方。为了种地方便,村子基本都安扎在塬面上。塬面上的村落都是靠天吃饭,这是一片旱塬面。种地方便些,吃水却困难,...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