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时朋友发来一条微信“你有没有发现路上有好多好多小飞虫,就往人衣服上扑,还不好弄掉,一碰它就粉身碎骨了,身上就留一块黑印。” 看到信息睡意全无,深秋的风不同往日那样温柔,我... 详细>>>

二十年前,我初到滨城工作没有几天,领导问:“会打滚子吗?”我摇了摇头。领导说:“尽快学会吧,在滨城,会打滚子是一项生存技能。”我疑感了,这不是玩物丧志吗? 我知道,打滚子,是... 详细>>>

一 话题源于一个节日——六一儿童节,这是孩子们的节日,可也许孩子们并没有多少节日的感触,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每天都是节日。各个微信群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反而兴致勃勃地回忆起... 详细>>>

春花秋月,夏风冬雪,四季轮回,我们在季节变换中走过一年又一年,不能忘却的是遥远的故乡和故乡的亲人。 今年三次回到省城的老家,因为疫情,前两次没有去乡下,第三次赶回去,终究是错... 详细>>>

白墙灰瓦雨如烟,古意熹园月半弯。 碧柳丝丝垂旧事,为谁摇落为谁眠? 这片土地上,曾深深留下了朱熹返乡祭祖时踽踽独行的脚步。片片落花,听,这是谁的红袖添香,笛声残破,谁又在演奏人... 详细>>>

人的一生,漫长又短暂,但总是有无数的感动,而且,那些感动有时还是那么的突然和意味深长。 去年寒冬的一个傍晚,我去朋友家喝酒,回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晕乎乎的我也不知是怎么上... 详细>>>

季节如一首磅礴的诗篇,在委婉,高歌,绽放之后,宁静地转身,缓缓流入平旷的浅滩,掸落一切壮美与浮华。 草木摇落,白露成霜,“几份凝结几份阳”,做一只无所欲无所求的蛰虫,回到起点... 详细>>>

【文坛述往】 2005年9月,我由《人民文学》杂志社调任《小说选刊》主编。时任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主任的张胜友,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这之前,我换过几家刊社,掰着指头数,胜友先生是我... 详细>>>

今年桂花开得迟,刚零星闻到桂香,朋友就要带我去吃桂花饼。 但是这个桂花饼要吃到不容易,须得去浙江衢州,一个叫杜泽的古镇才有。桂花饼乍看起来像个馒头,里面却是空心的,只有薄薄一... 详细>>>

近几年,有几个槐花盛开的季节,我是和李迪在永和黄河湾度过的。山西永和,掩藏在晋陕大峡谷深处的一片热土。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最美的是咱永和的乾坤湾。 几年前第一次到访,恰是五月... 详细>>>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 详细>>>

我追求的不是把画中情境变为现实情境。现实情境是很无趣的,但是内心情景是最美好的。所以不要把我的诗和画想成一个可以落实的情境,哪怕有条件落实也最好别去落实。因为你知道真正踩在... 详细>>>

从南昌出发,车子一路向赣西北方向急驶,两侧车窗外高低错落的山峦满目青翠,间或可以望见一丛丛的映山红点缀于翠绿之中,煞是好看,这些与我们一路随行,并且十分养眼的山峦便是江西省... 详细>>>

第一次去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我还是一个刚满15周岁的农村少年。去绍兴的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大致的时间,是公历1967年的元旦之后,农历羊年的春节之前。我的家乡在中原腹地,先去... 详细>>>

逆风的鸟 今天的风约有6~7级,我看到有一只鸟在天上飞。地面的树叶在风中哗哗乱响,这只小鸟在空中几乎不动,逆风飞行。 一只鸟身体那么轻,但大风吹不走它,它用全身的气力飞行。如果不... 详细>>>

车停在屋坪里的时候,雨越发大了,随着噼里啪啦的雨声,瓦楞上飘起一缕缕青烟。 我推开车门,大步跑向一户人家。这是一栋陈旧的泥巴屋,青瓦白墙,其中一间的门是敞开的,我抹了把脸上的... 详细>>>

一 晨光如一匹藏青色的纱,轻盈覆盖于小镇。晨风有情有意,丝丝温润,有玉的触感。门口的树叶在微风里摇曳,有浓密的叶没过屋檐,没心没肺地往瓦缝里钻,给黯淡的瓦添了一丝鲜亮的颜色,... 详细>>>

一 三十多年的城里生活,早已没有了年少时农村的那种清静和慢节奏的怡然自得,既是时不时地回去一次,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完全没有当年的那种感觉。 最近,由于工作的变动,没有了平... 详细>>>

一 深秋,万木凋落,枯叶飘零。众多萧瑟的景物映入眼帘,这让我想起了那一河湾里的荷。曾经的绿叶粉荷,盛况超前,妖娆了一河湾。眼下秋风瑟瑟,已是秋霜满天,那湾荷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详细>>>

十月的北京,秋风凛冽,像寒冬一样让人瑟瑟发抖。 下午,我们在陶然亭公园游玩时,广播里说,傍晚有大风,要游人注意安全。为躲避大风,我们回到宾馆拿上行李,早早来到了火车西站。 西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