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颊生春 郎 菜 郎菜这稀罕物儿大概只有大别山深处才能见到,并且必须生长在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坡背阴处。既然有这么一个别致的名字,那么也许就有些不凡的来历。我问一位山里的大伯,他胡... 详细>>>

(乡土散文《麦颂》捌拾壹) 雪雁鸣(湖北) 花开是想出嫁了,花笑是在幸福了,花合是要睡觉了,花露是激动得出汗了。 年年花开,今又花来。在阳光出发的前后,在月亮恬淡处世的时分,那... 详细>>>

那一段宁静的记忆 周火雄 那是露水最重的早晨,阳光肯定还没有出来。我静静地走在寺院的草地上,没有声息。“你好” , 她说。她在菜地里蹲着,背向我。我不知道她的模样,年轻抑或苍老,... 详细>>>

他沉默寡言,他冷静缜密,他思维明晰, 别看他个头不高但身体结实,臂膀有力, 夹装工件时M24的螺母个个拧到预紧力, 他是不争的人,待人真诚,温和的脾气, 演唱会上他能弹奏心爱的吉它倾... 详细>>>

我是一个70后,91年进工厂工作, 经历过下岗,失业和四处打工奔波, 人生的坐标线曲曲折折,起起落落, 对于我来说,也许这就是生活, 年过半百,除了增添几根白发, 现在的我,还是一无所... 详细>>>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天地人事,五脏阴阳, 草枯叶落,方见根本, 顺从大道,江河浩荡。... 详细>>>

婚姻的背后是忍耐, 忍耐的背后是顺从, 顺从的背后是恭敬, 柴米油盐盆盆罐罐, 琐碎和低陋的事情 却指向崇高和永恒, 父母,妻子,孩子, 繁衍,未来,光明。... 详细>>>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浴着明媚的... 详细>>>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是老房子最... 详细>>>

登鹳雀楼 文/^默然* 我总是这么认为:旅游是劳作困顿中的一种消停;是心路疲惫的一种自我释怀。渴了喝水,饿了吃饭,困了睡觉一辙同出。 我也总是这么认为:周边的文化,咫尺的风景,应... 详细>>>

凶猛的自然灾害,变化莫测,冷酷无情。凶猛残暴,嫉恶如仇。但无论如何,我们还要继续生活。要翻过历史的那一面,要重新振作起来接受灾害的挑战。 自然灾害如同凶猛的怪兽,时刻在无情摧... 详细>>>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薄、石块多... 详细>>>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上,乐于同... 详细>>>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理。 所有的... 详细>>>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点地分割我... 详细>>>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立足曾经... 详细>>>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闲聊中还说... 详细>>>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你大老去... 详细>>>

哲人说,每棵生命之树上都栖息着黑乌鸦,一旦惊起,将会搅动漫天暮云,像打翻了一只灾难魔瓶。2021年春节前,我就因一时饮食不检导致卧床,如陷黑暗隧道,迷迷茫茫,目昏手抖,喉咙发出深... 详细>>>

最近我常常做一些匪夷所思的梦,有的梦颠倒错乱的,也有的梦能准确认识到未知的事物,还有的梦我知道自己在梦中从而发生了奇妙的体验,这类体验十分神奇,我查阅了一些佛教经典,注解与... 详细>>>